欢迎访问湖北之声  今天是 2024年07月14日 星期天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娱乐

《墨雨云间》情敌贴身给薛芳菲解毒,萧蘅心急如焚,使出绝招



前情提要:

薛芳菲怀孕勾起残毒,萧蘅带薛芳菲求医,发现对方是暗恋薛芳菲的“义兄”林甄

正文:

“阿狸的毒我能解,但这解毒的方法,肃国公可能接受不了”。

听到林甄的话,萧蘅不由挑了一下眉,随即稳住表情,“愿闻其详”。

林甄始终在观察萧蘅,见他没什么大反应,于是继续说。

“阿狸的毒已经中了很多年,积累在身体里,如同厚厚的寒冰,需要慢慢融化。我为她解毒,不仅需要内服汤药,还会辅以针灸之术和按摩手法。”

“针灸的穴位,不乏平时不外露的隐私部位,需要长时间的针灸和按摩,把身体灸透,才能排出陈年毒素,祛除阿狸和孩子受到的影响。”

“作为行医者,患者无论男女,在我眼中没有任何分别。但在普通人看来,可能并不接受男大夫跟女患者进行如此深度的接触。”

林甄说完,薛芳菲先变了脸色。

在沈家被污清白一事,一直是她挥之不去的阴影,她深知清白对于女子来说,有多重要。

虽然萧蘅并不在乎她嫁过沈玉容,但如今她已经是萧蘅的夫人,最好不要跟别的男人有什么身体接触。

看到薛芳菲的样子,司徒九月出来解围,“不如让我来施针灸和按摩吧,你把具体穴位和手法告诉我就行。”

不等林甄回答,萧蘅先开了口。“一切按照义兄的方案来。我们既向义兄求医,便跟普通患者一样,相信义兄一定会尽心为阿狸医治。”

林甄神秘一笑,拉起薛芳菲走向内室,“那就开始吧!”

此后15天,萧蘅只有在吃饭的时候,才有机会见到薛芳菲。



连睡觉时,林甄都不让薛芳菲回房跟萧蘅睡,理由是“睡觉时人的精神内守,正是施灸的好时机”。

萧蘅有点不满,多次让司徒九月去打探薛芳菲和林甄的治疗情况,但司徒九月回来时,一个字也不愿吐露,说被林甄用重礼封了口。

萧蘅心中七上八下,他并不介意薛芳菲跟林甄在治疗时有身体接触,只是怕林甄心怀不轨,趁机欺负薛芳菲。

于是,萧蘅趁吃饭时,把薛芳菲曾经用来召唤赵柯的哨子又塞给了她,“如果那小子有什么不正经的举动,你就吹哨,我马上就能救你!”

薛芳菲把哨子握在手心,瞅着萧蘅严肃的表情,神秘一笑,跟司徒九月的表情很像。

“他们肯定有什么秘密瞒着我。”萧蘅腹诽。

好不容易熬到治疗的最后一天,萧蘅正焦急踱步,等着薛芳菲“出关”,司徒九月突然来了,憋不住笑似的,给萧蘅做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“这是允许我旁观治疗了?”

萧蘅大步走进内室,发现薛芳菲穿着整齐地躺在床上,只是将胳膊上的衣服挽起,正在施灸。

林甄手持艾柱,好整以暇地看着萧蘅,“看明白了吧?妹夫,这些天,我们都是这样治疗的,没有你脑子里想的那些弯弯绕。”

薛芳菲忍不住“扑哧一笑”,“夫君,这段时间让你担心了。林甄是想考验你一下,看看你是不是迂腐之人。”

“如果你有一丁点不愿意,我都会把阿狸带走,绝不会给你机会伤害她。”

萧蘅毫不在意地一笑,走到薛芳菲床前,轻抚她的头发,“义兄,你想多了。就算你真用那样的方式为阿狸治疗,我也不会介意。无论怎样,她都是我的阿狸。”

“不知阿狸体内的毒,还有残余吗?”

林甄移走艾柱,为薛芳菲诊脉,“余毒已经尽数排出,不久后,我的外甥女就要出生了。”

此言一出,萧蘅笑得更灿烂了。

他凝视着薛芳菲的肚子,似乎看到了一个白嫩可爱、跟薛芳菲长得很像的小女孩。

“阿狸,我会用生命保护你们母女的...”

林甄看不过眼,装作浑身打冷战的样子走了出去,司徒九月也识趣跟上。

留萧蘅和薛芳菲长久依偎。

这一路,他们吃尽了苦头。

如今,残毒已解,前尘尽消,留给萧蘅和薛芳菲的,皆是坦途。

(番外完)

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湖北之声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
我要收藏
0个赞
转发到:
腾讯云秒杀
阿里云服务器